锦鲤岂是池中物

谁偷了我的头发

[VHope] 夜间飞行

MortalReminder.:

* 禁止上升真人


* 一定私设、OOC


* 啰嗦过头






1.


  郑号锡差点以为他就要在练习室一觉睡到天亮。


  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本来想着在地上躺会儿,起来再练习一下就回去宿舍。疲倦涌上来的时候也不管练习室的灯开着照着有多亮,空调的温度有没有再往上调一点,就这么闭上眼就睡着了,而且还睡得挺深的,有人进练习室了他也没发现。


  金泰亨其实是来拿忘在录音棚的钱包的。他回到宿舍的时候一摸口袋发现只有手机,一脸懵逼站在客厅摸了很久,被出来喝水的路过的金硕珍提醒了“会不会是刚刚在公司录音的时候从大衣口袋里滑出来了”,一拍脑袋好像走的时候沙发上有个不太起眼的东西,于是和金硕珍报备了一下,匆匆忙忙又出门了。


  庆幸着这个点了公司还没完全锁上门,金泰亨直接就去录音室找回来了钱包。离开的时候想起来号锡哥今晚好像是在练习室练舞。金泰亨看了看时间,已经是马路上基本没什么人的时候了。虽然他告诉自己号锡哥应该已经回去了,但是还是特意绕了一下路。


  很意外地他们用的练习室还开着灯,可是没有音乐。金泰亨整个人趴在门上使劲往里面看,也没发现有人影在晃动。于是他轻轻地转开了门把手,然后就发现了睡在地上的郑号锡。


  担心开门带进来的冷气让室内温度变得更低,金泰亨赶紧关上了门。一边小声嘟囔着这哥这么冷的天还只穿白衬衫就躺这里睡觉了,怕是要生病了;一边从角落里翻出郑号锡的外套过去给他盖上,并且蹲在他身边打算把人喊醒。


  睡着的号锡哥,真的就是天使了。金泰亨没忍住上手捏了捏他哥的脸。也不是说没见过郑号锡睡着的样子,但是真的是百看不厌的睡颜。虽然他嘴上没说出来羡慕,但是他是真的很羡慕和郑号锡当舍友的朴智旻,至于深夜爬郑号锡床的田柾国就不说了。


  哎,如果可以多看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金泰亨也不舍得让郑号锡大冬天的就披着一件外套在练习室木板地上躺这么久,于是就伸手摇晃郑号锡:“号锡哥——起床啦!”


  郑号锡皱了皱好看的眉轻轻哼了一声,稍微侧过身子蜷起来,没有醒。金泰亨想了想,索性整个人趴在郑号锡身上在他耳边压低了音量说:“号锡哥!天亮了!”


  身上被压了一个人的重量的郑号锡不得不睁眼朦朦胧胧地看了一下什么情况,看到莫名多出来的沉重感原来是金泰亨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皱眉也消失了:“是泰亨啊…”


  金泰亨看到郑号锡醒了便不再压在他身上,咕噜噜翻下来躺在郑号锡隔壁和他面对面,看着郑号锡还很困的样子,和他说:“早上好。”


  “哦哦,早上好……”很明显郑号锡是真的没有完全醒过来,金泰亨把人强行扶起来催促他赶紧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好回家。


  郑号锡迷迷糊糊穿上外套,然后跑到外面洗手间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金泰亨心里窃喜这样的号锡哥大概只有他见过了。


  对郑号锡的喜爱他对自己是毫不掩盖的。但是金泰亨并不会过多地表现出来,他很明白他所怀着的感情是不一样的,不能够,也没有办法完全表露的。有的事情他自己想得透彻,但是有的时候又难以控制,偶尔稍微表现出来也不坏。既然如此就趁着这些机会享受吧。


  金泰亨在练习室收拾好郑号锡的背包打扫好卫生,甚至把电源都关上也关好门十分乖巧地在门外等着郑号锡过来。


  在大冬天里洗了个冷水脸的郑号锡看了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彻底醒过来了。想了想刚刚泰亨那家伙还跟他说“早上好”……不过再过几个小时也真的是早上好了。


  远远地就看见帮忙背着包的金泰亨在等他。郑号锡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南俊和玧其哥有的时候也会在工作室夜不归宿,但是他们也会和其他人说一声,他现在是自己差点要在冬天的练习室睡一晚上,万一感冒了耽误工作就更加糟糕了。


  “谢谢你呀泰亨。”郑号锡接过金泰亨递过来的挎包,“这么晚了还让你跑一趟。”


  “不舍得哥睡练习室所以我来了呀!”金泰亨和郑号锡并排走着,“可是号锡哥练习真的特别刻苦……也要注意身体啊。”


  “知道啦知道啦。”郑号锡一如既往地用笑脸敷衍着,金泰亨甚至可以帮他补上下面一句“因为觉得有的地方还没有特别熟练,一不小心就……”。


  他一直都这个鬼样,金泰亨突然有些生气。就像是优等生总是谦虚地说自己这次考试没有考好一样,号锡哥一直都认为自己不够优秀。在镜头前面一直都嘤嘤嘤地卖萌,可是实际上是实力很强,不管是唱歌rap跳舞都做的很好,很酷很认真的哥。作为锡吹之一,金泰亨自认为已经很夸他号锡哥了,就差把他吹上天了。


  努力不是一件坏事情,但是也要适可而止吧。


  于是金泰亨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和郑号锡一起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他突然就抓起郑号锡的手,十指相扣,也不管郑号锡一脸猝不及防的表情。


  “号锡哥我们走!”


 


2.


  实话实说,金泰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只记得明天确实是全员休息一天的,所以就直接牵着郑号锡就跑起来了。


  “泰亨啊我们要去哪里?!”被突然拽着跑起来的郑号锡也不生气,跟在后面跑得急了只能急促地问一句。


  “不知道哦!”金泰亨回头朝郑号锡说,“号锡哥不要在意这个。”


  不在意才怪了!郑号锡被拽得踉踉跄跄的让他有一种回到了RUN时期的错觉。也是在大街上,甚至在公路上奔跑。深夜的没有人的公路。也很少有车辆经过。不需要太多的顾虑,肆无忌惮地手牵着手奔跑。吹过来的风虽然寒冷但是能够让人变得更加清醒。和RUN不同的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远,总之是真的跑不动了,两个人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弯腰撑着膝盖一句连续的话都说不出来。


  “金泰亨你大半夜的发疯呢。”郑号锡有些埋怨的说,“我也陪着你一起疯。”


  “因为难得号锡哥现在跟我在一起。”金泰亨说,然后看了看四周,指了指前面一间还在营业的24小时便利店,“哥需要水吗?”


  郑号锡不再抗议半夜在路上张开手狂奔这种也许第二天就会上热搜的事情了,挥挥手:“哎我还刚练习完舞蹈呢……”


  金泰亨也毫不在意需不需要口罩墨镜这样的东西,大摇大摆地直接就进去便利店。而郑号锡在便利店门外等候。过了一会儿金泰亨提着一个塑料袋出来,从里面拿出一罐还温热的饮料递给郑号锡:“天冷了所以就买了暖柜里的饮料给哥。”


  “谢谢。”郑号锡接过来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就灌了一口,“都跑到汉江边上了要……”


  “那哥我们就去汉江边上坐一下吧。”金泰亨十分流畅地一边挽着塑料袋把手插进口袋里另外一只手又拉住了郑号锡的手就要走,结果被郑号锡打断了:“方向……错了。”


  还好是顺利看到了熟悉的汉江,还有汉江边上的一个开放式的小公园。不知道是考虑到可能有晚上出来打街头篮球的人,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公园里的路灯还是好好地开着,尽管不太明亮,但是还是能够让人安心活动的。


  他们两个找到了一个离路灯不远的矮墙上面对着汉江坐了下来。


  金泰亨把袋子里的饭团掏出来递给坐在右边的郑号锡:“号锡哥辛苦了。是我想得不太周到,忘记你睡之前还在练习。”


  “没事……你要吃吗?”郑号锡拆开包装的时候问,“你应该也是忙到挺晚的吧。”


  “哥你先吃。”金泰亨自己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剩下的一个易拉罐,“啪”地一声拉开以后能听到稍微的气泡炸裂的声音。


  “唔唔,啤酒?还是苏打水?”郑号锡嘴里塞着饭团含糊不清地问,估计是真的练得饿坏了。


  金泰亨举了举罐子:“啤酒。”


  郑号锡觉得这个弟弟今天是不是有一些奇怪了,跑了这么久然后买了一罐啤酒和他在汉江边打发时间?不应当不应当,他的金泰亨没有这么深沉的。于是他试探性地问了问:“发生了什么吗?”


  反倒是金泰亨一脸疑惑地回答:“没有啊?”


  “这样啊。”郑号锡一时半会儿也摸不着头脑,反正第二天也是休息,陪一下弟弟也没关系,于是就默默地在一边嗑完了他的饭团,金泰亨也没说过一句话。然而这样气氛变得更加奇怪了,有点受不了。


  “泰亨你不困吗?”郑号锡随便找了个话题,想要缓解一下这种一个人闷闷喝酒一个人静静啃饭团的氛围。


  金泰亨摇摇头:“一点也不困。感觉就像刚从飞机上下来,特别清醒。”他拎起啤酒罐朝郑号锡晃了晃。郑号锡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用手上的咖啡罐和他碰了碰,把所剩无几的液体喝完。


  “和号锡哥两个人的夜间航班——飞行时间不定,目的地不确定,不过可以确保安全到达。”不知道是喝了酒兴奋起来还是真的心情好,金泰亨迎着江边吹来的风张开双臂。


  习惯了金泰亨跳跃性神奇思维的郑号锡还是愣了一下,然后低着头笑道:“不愧是泰亨,说的真好。”


  “哥你也很棒。”金泰亨突然十分严肃地扳过郑号锡的肩膀说,“可是哥一直都不满足,练习练习练习,从舞蹈到rap到mixtape,我都看着呢。”


  “因为大家都在进步来着,你看硕珍哥和南俊。”郑号锡侧了侧头稍微避开了金泰亨的视线,“我也要和大家一起前进的。”


  “哥的努力没有错。毕竟我也不太满足现况……不过号锡哥下次不能再在练习室睡觉了。”


  “哎呀,哥知道啦知道啦。”郑号锡这次是认认真真地答应了金泰亨,随后抓住了话里面的点想要继续开导这个深夜路上狂奔只为了到汉江边喝闷酒的弟弟,“如果泰亨不满意现状的话,也要加把劲。”


  金泰亨抿着唇“嗯嗯嗯”地表示认同,然后揽过郑号锡的肩膀:“我有在努力了。”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在感情上,“现在也是一种突破了。”


  一直以来都只是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看似碰巧地凑到郑号锡身边做一些小动作,实际上私下两个人约出去玩真的没几次。行程太密集没有时间出去玩是其中一个原因,休息时间也不一定有重叠起来的空闲时间,更多的是想不到有什么理由可以名正言顺一点地两个大男人出去玩儿。


  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不用说明用意,也不需要知道目的地。不要在意突然而至的坡道,就这么走吧,交给吹过来的风,忘记了时间,就你我两人,乘上这趟夜间航班。


  没有听到郑号锡的回应,金泰亨悄悄侧过脸去看郑号锡。


  在路灯昏黄的亮光下照耀着的郑号锡有一种让人感觉暖烘烘的感觉。为了看远处江边的灯光而眯起来的眼睛,稍微上升的嘴角,被风拂过的温柔侧脸。


  ——实在让人移不开视线。


  “怎么了,哥有这么好看吗?”


金泰亨一不小心走神回来以后发现郑号锡的脸突然在面前放大,虽然心里惊了一下但是因为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近距离观察号锡哥脸的事情了所以没从墙上掉下去。一开始对这样突然缩小的距离还有稍微的抗拒,渐渐地就变成了可以接受但是有些害羞,而现在已经是可以镇定下来,甚至还能有更出人意料的动作的勇气了。


“哥一直都很好看呀。”金泰亨左手拿起啤酒喝了一口,趁着郑号锡还没有把身子缩回去之前右手扣住他的后脑勺,然后靠近他脸侧说道。


很显然郑号锡并没有遇到过金泰亨变得大胆了的这样的情况。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会害羞地往后退,而现在却是主动地靠近而且让他感觉到了侵略性,一下子慌了阵脚,在墙上也不敢乱动,只能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面前的金泰亨的侧脸。


“哥不是被阿米们叫做小漂亮吗?”金泰亨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郑号锡却觉得实在是要人命了,想往后退可是被用力固定着现在暧昧的姿势。


“哎太近了太近了。”他推了推金泰亨。


“现在轮到哥害羞了。”金泰亨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郑号锡,“以前哥隔着TATA都要凑过来呢。”


郑号锡突然有一种“人在做天在看的感觉”,只能“呵呵呵”地无奈地笑了一下。


“再说……我那么喜欢号锡哥,可能比其他人更喜欢你。”


他听到金泰亨这么说。


 


3.


  后面发生的事情金泰亨决定不再去回想了。简单地说就是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扯了别的话题聊了很久,平时生活工作里面有些什么没什么机会说出来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整个人变得轻松了很多。


  不仅仅是郑号锡,其他成员们,都已经变成了和家人类似的,或者是更加特殊的存在。人生接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一起,小摩擦甚至吵架肯定也是有的,但是最后都会被他们自行消化,然后继续一起走下去。


  很幸运,加入了这样的团体,有一群这样的哥哥和弟弟们。最后金泰亨总结道。更幸运的是,现在号锡哥陪着我从天黑聊到了天亮,也不嫌我烦。


  郑号锡笑着摇摇头说:“怎么会嫌你烦呢。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幸运啊,有泰亨在。”


  我在这里的同时,而你也在这里,在我的身侧。


  这一场预料之外的夜间飞行结束在逐渐变亮的天色中。


  回到宿舍的时候还没有人起来。郑号锡打算就在客厅里先休息一会儿不去吵醒朴智旻了。金泰亨提议说去他房间休息被否了,原因是跳了一晚上的舞还躺了地上然后又跑了这么久,良心让他拒绝了金泰亨。于是金泰亨只好自己先去洗漱以后躺着了,离开之前还特意叮嘱了等朴智旻醒了一定要到床上去睡。


  郑号锡坐在沙发上心情有些复杂,但是又稍微感觉到了奇妙。有些事情就跟泡泡似的不是很稳定,他现在也不太确定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做到某种意味上的近乎完美的地步,所以只能用比较暧昧的方式暂且带过。


  他是一件不可思议的珍宝。


  想着想着事情,郑号锡逐渐从坐着变成了躺在沙发上,连咖啡因都挡不住的汹涌睡意直接就席卷了他。


  他已经很久没做梦了。


  他觉得他的脑子里其实装了很多的回忆,就像成员生日的时候可以用前几年的合照做一个简短的HOPEFILM一样。虽然做梦的时候梦见以前的事情的事情并不多,但是这一次很罕见地都是记忆断片。原本是他刚到宿舍的时候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接着场景就变成了练习室里探进来一个脑袋可能不能算是偷看而是正大光明地看了一圈然后那个人进来说哥我有的动作还理得不太顺你帮我看看。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一起练舞可是却又说着今天难得化妆了拿出了手机拍了合照,看照片的时候发现手上拿着的是一张熟悉的鬼牌,身边的人都在狂笑着庆幸不是自己手黑。接下来的情节记不清了,但是突变的上帝视角很清楚自己心跳的超级快,是和自己跑去看喜欢的歌手的演唱会的激动不一样的心跳。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金硕珍轻轻把他拍醒的,告诉他朴智旻已经起来了(并且纠结了一番要不要喊醒熟睡的号锡哥最后决定抱了被子出来给郑号锡盖上),可以回去房间睡了。郑号锡和金硕珍道了个谢才把被子带回去并且简单地冲了个澡再好好地睡上一觉。


  金泰亨醒过来以后摸着瘪瘪的肚子躺在床上看了好一会儿的天花板。把混乱的思维理清了以后才起的床,少不了因为差点丢了钱包这种丢三落四的行为被硕珍哥说了一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听到郑号锡的声音在一边笑着说“什么居然不是特意来带我回家的吗”。


  他们两个很默契地都没有再提及过那一段独处的时间。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也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就像是一场梦一样,牵在手中的温度,奔跑的汗水,冷冽的风,便利店充饥的饭团,啤酒和咖啡,远处的闪烁灯光,路灯下好看的侧颜,耳边的低语,全部都是只属于他们的秘密的Night Flight。


 


 


End.



评论

热度(2)

  1. 锦鲤岂是池中物無意義文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