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岂是池中物

谁偷了我的头发

成为仙子的男人

www号锡仙子和月兔惹!

Hominga:


你不用再等了——我从未如此绝望
让你等那么久——我无从选择,无从言悔

C1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很美的房间里,泛着银辉,可实在很冷。

这里像是一个宫殿,我走了一天也没能走出去,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实在可怕,最后我只好又疯跑了半日回到了我醒来的那个房里。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桂花的香气灌进肺里,特别舒服。然后我就听见“咚…咚…”的声音从房间后面的院子传来,我小心翼翼地过去一看,差点又晕过去。

一只大白兔子抱着根杵子立在树桩子捣着个罐子……

我记得那天我明明是出门去找柾国了,他走了半月有余,可他明明说三日便归的。

那天在下雨,打雷闪电也很凶,我真的很怕,但是我还是出去找他了。我很少出门,他也没跟我说去了哪,我只是飞快往山下奔去。

然后就看见闪电对着我连劈三道,连尖叫都来不及。

我以为我是死了,可是传说里,地狱不是这样啊……

这里,只有我和兔子和那棵桂花树,我不再觉得饿,每天看着天上很小却很亮的那棵星从桂花树前面绕到背面时,我就去睡觉。

不过管他是死是活还是法术,总之我每天睡醒只能看着一只兔子在捣捣捣,我快被无聊死,而且又很伤心——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柾国了,要是他回来了又找不到我,他会不会也很伤心?

想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蜷在树下抱着树干子抽着气儿哭了起来,我真是太委屈了,我真是天底下最委屈的。

然后那只一看就不是只正常兔子的兔子扔下他的杵子蹦了过来,跳进我怀里,他捧着我的下巴,用他的爪子粗暴地抹我的脸,好像是在帮我擦眼泪。

我哭得上不来气了,但是还是想表达一下我的感动。

“兔,兔兔,啊,连你也觉得我,我,我很可怜对不,对,啊?呜呜呜……谢谢你,可,可是你的,爪,爪子,怎么一股药味儿,好臭,你,你,能不能,拿开啊?呜呜呜……”

然后他就抡了我两爪子……

我真是最最最委屈!

C2

找不到任何办法,后来我也不再哭了,每天兔子还是杵着药,我就跟他说着话。

我很想田柾国,所以我叫兔子叫果果,他也没有打我,感觉还是满意这个名字的。

“好几年前我也养了一只兔子,比你苗条,比你柔软,你看你捣药捣得一身肌肉,哪像只正经的小兔子……”我抚摸着他慢慢地说着,他瞪了我一眼。

“我那只兔子,嗯,就叫他旺财吧,是我在山上抓的,像是得病了,都不跑,我就把他带回去,这是我第一次打猎成功哈哈哈……

本来想吃掉的,但是他病怏怏地我怕我吃了也会得病,万一吃死了就不好了嘛,看他挺可爱就养着了……”

才发现他停下没杵药了,很不善的瞪着我,我觉得他在发抖,连忙安慰地更温柔地抚摸他,“莫怕莫怕,我不是没吃你同类吗?我也不会吃你的。”

“我已经一个人生活好久好久了,有旺财陪着我也挺好的,就像现在,也只有你陪着我了……可是你为什么要一直捣药,被下降头了?不然我可以把你牵出去遛遛。我以前就遛过旺财,他可高兴了,拼命蹦哒,估计是病好了太兴奋,哈哈哈你说多有意思,哈哈哈啊!!!”……

然后今天的故事就只能讲到这儿了,我被那只失心疯的兔子抡了一棍子!

可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和兔?

后来我每天还是去和果果说话,反正他打不死我,那就比无聊死要好。

“最后啊,旺财还是跑了,忒没良心!好歹我照顾了他一个月…后来我下山去集市上想再买只小兔子,可是怎么看都没有旺财可爱机灵。”

“但那天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天了,我遇见田柾国了!我怎么就没早发现半山腰那修了间屋子呢,我以为那座山只有我一个人呢……”

“我没法带你认识他了,不过我保证你会喜欢他。怎么会那么好看呢?眼睛圆圆的,就像那颗星星。”

我努力地指给果果,他抬头看了看。“你看吧,真的有那么亮,我不会骗你。”

“那以后,我再没有觉得孤独,就算是现在,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我也不会觉得孤独的。他陪了我三年,就还会陪我一辈子……”

“你眼睛怎么这么红呢?啊…兔子的眼睛,本来就是红的呀……”

C3

这天睡觉,我终于梦见了柾国,在我山顶小屋的竹榻上,他从后面抱着我,慢慢地和我说话。

他说“郑号锡,你要等我,你会等到我的”。

我想问他很多问题,可是他在舔我的耳朵,我就舒服得说不出话来了,由得他细腻地吮咬。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我的脖子里,若有似无地轻声唤我“号锡…号锡…”

我满足地醒来,那道带着热气的爱称仿佛从耳膜震荡进心里。

他很少这样叫我,只有我厚着面皮磨他,他才会不情不愿地叫我“号锡”。差一个字,就是脸红和耳朵红的差距嘛。

我喜欢耳朵发烫的感觉,我喜欢田柾国。

我仍旧每天跟果兔子讲我们山上发生的事,三年的每一天都讲一遍。如果记不清了,我就又重新讲一遍,我想我可以说到东荒的山变成暗礁,西荒的海变成沙漠……

“那天啊,他就收拾好东西和我一块儿去山顶住了。大抵遇见我之前,他一个人,也觉得寂寞。

他在屋后劈了两块地,又种了好多萝卜和青菜,可惜不能给你尝尝了;他还挖了一道渠把山涧的水引来,我再也不用走那么远去挑水。

我夸他,他却骂我蠢,但是他骂我,我还是很欢喜。就像他骂我做的东西难吃却还是会吃掉一样,我没法不喜欢他……”


我睡得并不好,毕竟这里挺冷的。只有梦见他的时候,他会在梦里抱着我,甚至会觉得热,不过好像要半个月才会梦见一次。

然后那天我就会很高兴,就会去给果兔子唱歌,他把耳朵耸拉下来专心地捣着药,我很不在意,他这样子,倒是很可爱。

倒是很像,田柾国。

“他还把我房顶修好了,嗯,我有点点怕高,就一点点。以前漏雨的时候,我就只能抱着旺财缩在床角,打雷的话,我就更要抱着旺财了,你知道嘛,你们兔子胆子多小啊……”

“嗯…那个,我屋里只有一张竹榻,第一天我们就睡在一起。”

说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瞧了眼果兔子,他好像听得并不专心,我自顾自地继续说“真是个奇怪的人呢,他要我摸他的脖子,说这样才能睡着。所以我当时觉得,我还在和旺财一起睡觉呢,我就是这样摸着旺财睡的。”

我慢慢顺着果果的后颈毛,“这样的,是不是很舒服?”

“后来打雷我就不怕了,田柾国会抱着我睡的,他明明只比我高一点,但是却可以把我整个抱住呢,真奇怪……

等一下,我是不是说了我怕打雷?哎呀我说错了啦,是他怕,所以怕得要抱着我嘛,对不对?嗯,你记清楚……”

可是一定是我今天跟果兔子撒谎了,我梦见柾国咬了我的耳朵,我每次说谎他就会咬我的耳朵。

然后他又轻轻地亲了亲我,从眼睛到嘴,他跟我说,

“郑号锡,这里不会打雷闪电了,你不要怕。”
“郑号锡,你在月亮上呢,你不知道吧?”
“郑号锡,你,再等等……”

C4

我起床向后院走去,打了一个婉转的喷嚏,我揉着鼻子,从鼻孔里扯出根兔毛来。真是的,果兔子脱毛了?

“果果,我们在月亮上吗?”我问着果兔子,他还是不理我,“为什么会梦见这个呢?啊啊,我想起来了。”

“有天晚上,我们去捉萤火虫了,可是我什么都没捉到。他又骂我蠢,我一赌气把他抓的全放走了。

田柾国都要发火了,我连忙说‘萤火虫有什么好的,你看那个月亮,又大又亮,我送给你好了。’他就被我逗笑了,真好哄啊。

他抱着我‘那我以后带你去月亮上面,你跟我去吗?’,我那时因为他抱我我都开心死了,哪里记得回答他,其实我想和他去月亮上的,哪里都想和他去。”

“可是我们哪都没去,一直在山上。天总是黑很早,我们就躺着说话,有时,唔,有时,也做别的事情……

其实呢,这种事情不该在床上做的,我的竹榻塌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我觉得啊,还是山溪里比较好。但是田柾国喜欢草地多一点……”

等我发现果兔子耳朵竖得老高,听得药都不捣了我才反应过来。我连忙把他耳朵拂下去,收拾着自己滚烫的脸回去睡觉了。

从第一次梦见柾国,我就开始记起了时间,他说会等到的,那在我一百岁前,一定会等到的。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可以活很久,真的可以活到东荒的山和西荒的海都消失。


“他纵身一跃就骑在了野猪脖子上,用绳子勒住它,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那头野猪发了狂把田柾国甩了下来,吓得我啊,可是你知道怎么了吗?田柾国抄起地上一根棍子反手就插进野猪肚子里,哈哈哈实在太帅了!不像我,为了赶走一只欺负旺财的山猫,却被抓伤了……”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百次给果兔子讲神勇田柾国大战凶残野猪的故事了,每一次我都兴致高涨。

“果果,你是不是已经听腻了?几百年了吧,我们为什么还在这里,你还要做多少药,我还要等很久吗?我又觉得,害怕了……”

我开始有点害怕,害怕梦见他的时候,他还叫我等。

“郑号锡,你不用再等了……对不起,让你等那么久……”

当我从梦里惊醒的时候,只剩这句话,在心里蹈海翻波。我才突然明白,我根本不怕他叫我等,哪怕再等几百年上千年,我都觉得我可以。

你不用再等了——我从未如此绝望。
让你等那么久——我无从选择,无从言悔。

我惊慌失措地跑去后院里,桂花的香气依旧馥郁,混着的一丝药味我早已安心地喜欢上。

可是树桩子在那,木杵子在那,药罐子在那,我的果兔子却遍寻不见。

吧嗒,是什么破碎的声音?这个装着我所有希望的地方要坍塌了吗?

我无望地抱着那棵桂花树,细小的花朵像雨一样落下来。

把我埋住吧,埋住吧,我祈祷着……有人穿过了花雨在向我走来,镀着银辉,几百年前,曾在这种光线里睁开的眼睛,现在我要闭上了……

“郑号锡…郑号锡…”

心太痛了,不要再这样叫我了,我不能再听了,我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谁重重地叹了口气?

“号锡…号锡啊…”

那个太好听的声音就这样从我指缝钻进耳朵里,我咬着牙,咬到两腮发酸,睁开了眼睛。

田柾国蹲在我面前,星星一样的眼睛,在看着我。

C5

“所以你做了九十九颗药?”
“嗯。我只拿了一颗,却要我还九十九倍。”
“吃了就会像我一样变成神仙了?”
“他们用天雷劈你,要保住你可还折了本仙君半身修为。”
“啊……你不是兔子精啊……”
“……”

“你喜欢这儿吗?”
“你在就很好了……嗯,其实没有山上那么好。”
“哦? 我明白了。”柾国闷闷地笑了。
我不明就里,撑起身子转过头去看着他。
“草地还是要有的,山溪嘛,你想要什么样的,都可以。”

“号锡。”

FIN





















评论

热度(34)

  1. 锦鲤岂是池中物Hominga 转载了此文字
    www号锡仙子和月兔惹!
  2. ProcesSugaHominga 转载了此文字
    神话总是虐的,要么等,要么死……